当前位置: 首页>>广电风采
寻找老八级工宝贵的精神财富

发布时间:2019-04-26

编辑:

来源:

字体:

打印

  辽宁被誉为“共和国长子”,令人自豪的称谓背后,不但有动人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,更有绵延至今的精神力量。锦州电台策划创作的系列专题采访《寻找八级工》,带听众朋友重温锦州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初的“大庆式新兴工业城市”的辉煌历史,从一位位老八级工的讲述中,让人深刻地理解“长子情怀”和“工匠精神”。

  何谓八级工?参照现在的工人技术等级评定标准,八级工应相当于我们熟知的高级技师。新中国成立后,劳动部门着手建立新型工资分配制度。1956年6月,全面推行考工定级和考工晋级制度,将工人技术等级和工资等级实行全国统一的八级工制。今天,八级工概念对很多人而言是非常陌生的,但在上世纪50年代,八级工是让人羡慕不已的身份,是工人里的宝塔尖儿,代表着高技术和高收入,备受推崇与尊敬,威望极高,重要攻关项目都要在这些“老把式”监督和亲自操刀下才能完成,他们个个都是镇厂之宝。

  2017年初,《寻找八级工》系列专题采访活动正式进入策划、征集阶段,在全市范围内寻找老八级工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这些八级工正值青年或中年,今天还健在的都已是耄耋老人。这样的老八级工还有多少,身体好吗,还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?我们将听到怎样的故事?在宣传片花播出之后,主创人员都很忐忑。

  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李克强总理提出“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”,工匠精神成为社会热词。这样的舆论氛围,使我们的忐忑很快化解,提供线索的电话多了起来,有本人电话报名的,有儿女帮忙报名的,更有带着各种荣誉证书亲自报名的。一时间寻找身边的八级工成为许多听友的话题,一个多月征集到30多条线索,经济广播和交通广播两套频率的主持人共同整理线索,筛查采访对象,选择口语表达完整,工种典型,故事有代表性的八个人物故事精编为短小精悍的系列报道。

  ◆“忠诚担当”源自对党对国家的感恩。辽宁被称为共和国的长子,作为辽宁重镇的锦州创造了共和国工业史上的诸多第一:中国第一只晶体管、第一束激光、第一块石英玻璃、第一根锦纶丝、第一座电子轰击炉、第一支人造塑料花……勤劳善良、朴实睿智的锦州人,以世瞩目的工业建设成就诠释着忠诚担当。1954年,在锦州铁路机务段工作的唐俊华24岁就评完八级工还提了工长。没有后门靠山,靠的是技术。12岁起做电工学徒,他经验丰富,别人解决不了的故障难题,当年的小唐出手就能解决。88岁的唐师傅说:“那时候工作的动力就来自感恩。我生在旧社会,当过童工,党和国家关怀培养我,我1956年入党,1960年考上工程师,对国家对党我要报恩”。唐老以把工作做完美,当成义务和责任,不计代价,不计报酬。老八级工最令人称道的就是这种精神,也正是这种精神使八级工成了新中国工业史上一段绝无仅有的神话,一群不可复制的传奇。

  ◆“工匠精神”是一种不断学习探索的精神。1950年,战火烧到鸭绿江边,刚刚成立的新中国做出了疏散丹东工商业的部署,作为小学徒的霍殿安来到了锦州。60年代初,国家为了发展经济,提出调整、巩固、充实提高的工业布局,霍殿安所在的木工机械厂解散了,他成为锦州塑料三厂的一名钳工。在此之前,工厂只生产一种热固性塑料制品,就是灯泡上的绝缘垫木,而应用范围更广的液塑性塑料制品当时还是空白。塑料三厂从国外引进注塑机,霍殿安成为第一批注塑工人,很快他发现,在塑料行业中,最难的还 是模具的制造。没有合格的模具做不出合格的产品,创新任何新产品都要从模具入手。霍殿安老人说,他就是想成为“技术大拿”,为此他恶补文化课,到处找资料,看到一张专业报纸哪怕是报缝都不放过。尽管工资低、家庭负担重,他还是坚持完成了成都工学院85块钱一个月的研究生函授课程。他学会了模具设计、塑料配方、塑料着色、塑料造材四个工艺,在厂里边学边实践,很快成为主管技术的副厂长和项目负责人。

  锦州纺织厂是上世纪全国闻名的国有大型企业,纺织厂86岁的八级工杨成玉拿出老照片,我们看到了纺织厂工人各个神采奕奕,举手投足之间,都透着一股为新中国发展做出贡献的自豪。杨成玉老人从学徒工到能制图晒图,练就了“干活论钮”的本事。什么叫道什么叫钮?一毫米分一百道、一千钮。八级工要追求的是一根头发丝的五分之一、十分之一、二十分之一,甚至更细的精度。依靠过硬的技术,杨成玉和团队自主研发制造了当时买不起的万能铣和牛头刨,建设了锦州纺织厂规模宏大的生产硬件集群,保证着工厂生产能力。

  八级工的评定只看技术实力,公正平等,让更多青年树立了奋斗目标,激发了无穷创造力。今年82岁郎运天老人,从锦州红星机械厂退休。17岁到铁工生产合作社做学徒,从事铸造木模工作,27岁那年成为当年全市最年轻的八级工,锦州水泵厂第一台水泵的木模就由他制造。88岁的唐骏华,锦州机务段退休,24岁就评为八级工,当了工长;85岁的朱宝山,三十多岁就成为八级工,在锦州铁合金厂,带着团队进行一次次技术改造,直到退休——他们,作为技术精英,被年轻人崇拜,也为企业培养了一代代技术工人。

  寻找八级工,我们寻找的不仅仅是人物,更是提炼他们身上的精神,他们身上既有“勇于牺牲,敢为人先”的锦州精神,更是“长子情怀、忠诚担当、创新实干、奋斗自强”的真实写照。如何立足现在,把这些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,内化为锦州人民最为根本的价值追求和新时代发展的源源动力,这就是《寻找八级工》的意义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