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>广电风采
在“微观”中见证弘大

发布时间:2019-01-31

编辑:

来源:

字体:

打印

  2018年之于中国,是值得在奋进中转身回望的一年。“四十”似乎是个自带节点的数字,人到四十方有“不惑”之说,而中国在历经了波澜壮阔地改革开放四十年后,我们已见她的沧桑巨变,她的日渐清明。许鞍华在电影《黄金时代》中借萧红之口说:“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,但我能选择怎么爱怎么活,这就是我的黄金时代。”每个人都有这样的“黄金时代”,这是对命运的直视,对选择的致敬,也是一个国家在变革与淬炼中,必须被铭记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  以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为题材的创作,无论用文字或是影像去表达,在策划之初,一定是难以着力的,因为“改革开放”太大,因为“四十年”太重。而对于辽宁的改革开放四十年,也许在太大太重之外,还要加上辽宁老工业基地凤凰涅盘的“痛”。因此题材重大,选题涉及层面之多,时间跨度之大,表达变革中如何把握经遇阵痛的分寸,对于接受任务的我们来说,无一不举步维坚。

  四十年的变革是浸润进辽宁发展的方方面面,那么,究竟以怎样的角度来呈现这个宏大的主题?角度若切对,四两会拨千斤。记得一段话:一个时代的变革,一个国家的变化,真正能体现出成效的,不是路有多宽,楼有多高,而是体现在生活其中的老百姓的面貌上。所以,面对重大题材,我们可不可以不去直接反映宏观的经济、文化、科技等方方面面的数据奇迹与伟大成果,我们可不可以从讲述一个个小人物的鲜活故事为切入口,用人们的等视和有烟火气的表达,来见证国之伟大,辽宁精神之踔厉奋发呢。

  为什么要讲故事?

  听故事是我们自小打开世界的方式,听一个人讲述自己的故事,是我们获情感共鸣与时代气息的感性认知,这是最易打动人心的诚实。那么,四十年非比寻常的激荡岁月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、情感息息相关。我们希望在以此为主题的系列片中,能看到“小人物”在自己的四十年中,所感知到与时代变革相关联的情感诉求,而这些看似个人轻易的表达,不正是一部有关“中国的进化史”吗,这是有关经济、文化、农业、人们对于精神领域的探索,甚至对美学追求的热望,这是开放的中国对人们的影响,这也是寻常百姓对这“四十年”最美好的回应。

  为什么要讲述“寻常人”的故事?

  在三集的《见证》主题设定中,项目组在第一集长子情怀(工业篇)、第二集筑梦未来(科技文创篇)和第三集渴望的沃土(文化自信篇)这三个角度和层面,筛选了四十个人物,又经过调研与论证,最终敲定了九个人物为这三集的故事选题。从四十到九,这是项目组在策划时必然做的加法,在执行实操时必须要做的减法过程。故事,本身并无好坏之说,只有在为主题服务时,才能辨析出哪个更具合理性,哪个更具故事感。最终,纳入选题的九个人物,有改革开放之初唱响中国的歌手曾静,有来自鞍钢荣获全国时代楷模的工人发明家李超,参与过现象级动画电影《大圣归来》的动漫创作者李霆,辽宁的文化名片---辽宁芭蕾舞团,还有在内心坚守一方艺术净土,在大学生中推广京剧艺术的伍剧团等等,无论这些人光环加身或是默默无名, 面对镜头,他们都将还原成一个普通人,也只有普通人的情感动机是少有修饰,更易打动人心的。

  编导梁潇在采访辽宁芭蕾舞团团队曲滋娇时,曲团声情并茂地忆起早年率领团队进军欧洲芭蕾舞剧市场时,台下的观众在看到结合了中国元素的芭蕾舞剧时,无不兴奋赞叹。这是一次中国文化的走出去,也是西方文化的走进来,然而,曲滋娇在提到这个优秀团队来自于中国美丽的北方城市沈阳时,台下却是一脸茫然,沈阳是哪?她当时就下定决心,既然建国之初有“乒乓外交”,那我就要来场“芭蕾外交”…… 编导倪瑞杉在面对曾静时,很多她儿时的记忆喷涌而出。正如曾静说的,将《沈阳啊沈阳,我的故乡》唱红大江南北是个意外。她从美声到通俗,从站在立式麦克风前,一板一眼歌唱到手持话筒载歌载舞的演唱,从舞台表演到音乐电视的情景化表达,在改革开放之初的曾静心头,始终交织着忐忑与时代冲击带给她的悸动。后期导演张璐也在曾静的生动表述中,提炼出“曾静的故事,是吃饱穿暖后,人们的生活出现了全新的维度,开始关注精神和内心世界,表达方式多样化。”从而也才有了费翔的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的火种,这是改革开放国门打开,流行文化进来的一把火,它烧得人们热血沸腾。这期我们结合了大量的老资料,运用了怀旧元素,给予观众足够的情感共鸣,也将收视稳稳地拉到了同时段全国第八的位置上……编导王诗宇是个九四年的小姑娘,在她眼里,改革开放离她有点远,我们一起奔赴鞍钢拜访工人发明家李超,在冬日阴冷的厂房里,在与李超对谈两个多小时后,小姑娘说,她第一次感受到一个普通的一线工人,心怀国家发展的担当,这份己任与担当让她深切感知了改革开放的每一步,竟与每一个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如此紧密…… 科技的表达也许是数字的,理性的,但可以是感性的,情怀的。编导陈阳在讲述三好街的故事时,切入点选择了东大毕业的创业者吕宏岩,而吕宏岩的创作故事起点,是源于他的精神领袖刘积仁,这是有关创业者们的故事,也是有关人的故事,但最终这是辽宁创新科技发展的土壤孕育的故事……《见证》里的他们,用自己的故事,自己语言,讲述着“四十年”的故事,我们在他们的“四十年”中,看到了时代中他们的变化,而人的变化,思想观念的变化,才是这片热土的真正巨变。

  我们力图在用三期节目中,表达好一个关键词---变化。变化不是结果,变化是过程,变化的走向关系着未来和希望。我们努力在变化的呈现中,见证一起走过的四十年,展望未来的无限可能。

  《见证》的背后,是项目组历时五个月的采制与打磨。我们历经了很多次推倒从来,历经了突发事件后的果断转型,我们无数次见证了凌晨三点的辽台灯光与星子的呼应,我们一起吃加班餐,一起熬着修改文字和后期的夜夜夜夜。“无论怎样,大家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做好这次的片子。无论是献礼“改革开放四十年”,还是给自己的努力一个回馈。毕竟对于每个人来说“改革开放四十年”只能经历一次。”我曾问一个年轻编导,这五个月带给她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她,如上所说。

  《见证》不是完美的作品,甚至是不完善的,但她是时间可鉴,足够真诚的!

  感谢《见证》项目组成员:关昕、李伟卫、张璐、陈阳、梁潇、倪瑞杉、王诗宇、李帅毅。